“我家都是暨南人!”

    發布單位:人員機構 [2020-10-30 00:00:00] 打印此信息

    兒時聽父母回憶,講述在暨南園的青蔥歲月,長大后的他們“搖身一變”,也在這里啟程,成為光榮的暨南人,這一定是特別的緣分。

    三代暨南人 濃濃暨南情

    澳門校友中,馬氏家族對暨大的發展是盡心盡力。馬萬祺、馬有恒、馬志成父子孫三代同為暨南人,先后受聘為暨南大學董事,多次捐資支持暨大,也為澳門的發展傾注心力。

    馬萬祺是著名的愛國人士,杰出的社會活動家,澳門工商界翹楚。1998年,他出任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為澳門平穩過渡和順利回歸作出了重要貢獻。2018年12月18日,黨中央、國務院授予馬萬祺先生改革先鋒稱號。

    (1996年,時任暨南大學副董事長馬萬祺與夫人參觀暨大校慶90周年校史展覽)

    馬有恒現為暨南大學董事會副董事長,自1992年至今擔任暨南大學校友總會會長。他設立“馬萬祺博士后獎勵基金”“馬有恒校友工作獎勵基金”,支持暨大發展人才,提升科研水平。自1993年開始,他每年組織暨大優秀學生訪問澳門。28年間,先后有1000多名暨大學子赴澳門交流,把“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信息傳播到內地、臺灣和世界各地。

    (2016年暨南大學建校110周年紀念大會上,馬有恒為學校送上生日祝福)

    2017年臺風“天鴿”過后,在馬有恒與馬志成的倡議下,澳門校友積極參與救災活動,并呼吁各界投入到災后救援之中。同時,成立“暨大校友會醫療義工隊”(現為澳門恒愛醫療義工協會),建立長效機制為長者提供醫療義診服務,統籌校友及社會各方力量,發揮澳門校友在醫療領域的資源優勢。

    (澳門恒愛醫療義工協會)

    三代暨南人,濃濃暨南情。他們與暨南的緣分,還在書寫。

    “和父母報讀同一所大學的感覺挺奇妙”

    父親:過于崗,1990級工商管理(后排右)

    母親:李丹丹,1994級日語專業(后排左)

    暨二代:過雨晴,2018級廣電專業(前排中)

    (“暨二代”過雨晴)

    “和父母報讀同一所大學的感覺挺奇妙的”,過雨晴說,剛入學的時候和父親一起來學校逛了一圈,父親給她指以前住的宿舍,上課的地方,有時過雨晴路過會不禁想象當年父親在這生活讀書的樣子。因為媽媽也是暨大畢業的,過雨晴從小就時不時和媽媽來興安超市二樓買電影碟。她以后打算去上海讀藍帶,學習法餐,然后開始做自己的自媒體賬號,希望未來可以像父親一樣優秀。

    父親(左一)過于崗

    當年高考錄取比現在難,所以入學時是很興奮的。感覺自己成年了,讀大學已經是到了人生另一個階段的開始,有一定的自由空間了?!棒叽笮@與以前相比大很多,來自五湖四海的學生讓我覺得新鮮、好奇?!?/p>

    “我有一種穿越的感覺”

    母親:廖淑清,1987級行政管理系

    暨二代:甄智美,2020級戲劇影視導演

    (“暨二代”甄智美)

    “我有一種穿越的感覺。我跟媽媽都在暨南校園讀書生活,可能我會走她同樣走過的某條石板路,在同一棵樹下面談戀愛,但是因為讀的專業不同,未來會遇到的發展或困難可能也會有所不同?!?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甄智美說,這個“特殊的緣分”給了她信心和勇氣,她希望夢想能在暨南開花結果!

    (廖淑清在校門的舊照)

    “送女兒來到暨大像是回到了1985年第一天入學的感覺,自己好像也回到了18歲的年紀,滿懷憧憬、滿懷希望、滿懷幸福,暨大給予我知識,讓我一路前行?!?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廖淑清動情地說道。

    (廖淑清在教學樓前的舊照)

    “暨大的校訓‘忠信篤敬’讓我受益終生?!?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廖淑清說,暨南精神一直鼓勵著她腳踏實地、勤奮好學,把知識落在實處,這一路奮斗以來取得的成績都源自母校的栽培,感恩母校。

    “我光榮地成為了媽媽的校友”

    母親:費健玲,1993級

    暨二代:呂昊霖,2020級

    (“暨二代”呂昊霖)

    “8月18日,我收到了暨南大學的錄取信息,光榮地成為了媽媽的校友?!?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呂昊霖說,母親告訴他,自1906年創辦起,暨南的命運就與國家的命運緊密相連,三落三起,五度播遷,始終屹立于時代潮頭,“忠信篤敬”這四字校訓,將精神力量傳給一代又一代的暨南人。

    作為一名“00后”,呂昊霖的夢想是要成為一名講好中國故事的外交官。中國的聲音,需要通過每一個中國人響徹世界,每一個人都應是國家的“外交官”。

    (母親費健玲)

    “回憶起九十年代的暨南生活,至今我仍然覺得那是一段最純美的時光,不可取代。在暨南園這座象牙塔里,那臺關不掉的收音機刻下了青春歲月里最深刻的記憶。我在暨南園夜空的電波里,觸摸到了我熱愛的新聞事業?!?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費健玲說,“我期盼年輕的校友們以暨南精神為砥柱,以暨南精神為動力,自強不息,不負青春韶華,不負時代使命!”

    “爸爸變成了學長”

    父親:黃建中,1985級計劃統計系

    暨二代:黃昕玥,2019級統計經濟學系

    (“暨二代”黃昕玥)

    小時候,就經常聽說爸爸年輕時候率領暨大單車協會開展各種豐富有趣的活動,黃昕玥當時就覺得暨大是一所能包容并且鼓勵學生發揚個性的學校。

    “來到暨大讀書后,有種爸爸變成了學長的感覺,感覺我和他關系更親密了?!?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黃昕玥說,因為爸爸當年對學校非常熟悉,能給自己講許多學校的歷史趣事,讓自己更了解學校;自己在暨大,也能跟爸爸分享一些現在暨大的情況,和過去的暨大進行對比,然后彼此共同感慨暨大這些年的發展之路,真是越來越好了。

    (黃建中在校園的舊照)

    “我在暨南園度過了豐富充實的校園生活,創辦了暨大單車協會和新聞中心(社團)、參加了演講辯論協會,并成為暨大第一批獲得雙學位的學生?!?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黃建中說,“暨大四年的磨礪讓我終生受益,從一個有點自卑的粵東‘放牛娃’,成為了一個勇于面對各種挑戰的‘戰士’。說真的,我對暨大充滿了感恩之情?!?/span>

    (黃建中騎車去海南島出發前在西門的留影)

    (黃建中參加校運會的照片)

    為了延續這種獨特的暨南情懷,黃建中希望自己孩子能夠與暨大結緣。于是,他很早就啟動了自己的“計劃”,不時帶著孩子到暨南園遛達,帶他們看圖書館前,自己當班團支書時帶領團員種的“三棵樹”,到大操場講述當年參加校運會萬米長跑獲亞軍的“威水事”,逛蒙古包原址和明湖,談當時的趣事,從小就打下“暨南”烙印。

    如今女兒轉眼已成大二學生,黃建中希望她好好利用校園資源和平臺,“言忠信,行篤敬”,做一個有益于國家,有益于社會的“暨南人”。

    “對暨大充滿了親切感”

    父親:黃康生,1995級新聞與傳播學院

    暨二代:黃天儒,2020級新聞與傳播學院

    (“暨二代”黃天儒)

    小時候,每次到廣州游玩或者辦事,父親總會帶黃天儒到暨大校園里走走,到明湖旁坐一坐,給他講在校園生活中的趣事,從那時起黃天儒就對暨大心生向往。父親對暨大的感情,流露在文章的字里行間,讀過他的文章后,黃天儒也深受鼓勵。

    “我覺得與父親上同一所大學同一個學院,心情是十分激動的,這也是新聞理想的一種傳承。有的時候,父親還會帶我參加校友會的聚會,和校友長輩們交流后,對暨大充滿了親切感?!?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黃天儒說。

    (父親黃康生)

    “孩子,用你心中的愛和信仰,感悟這個時代的蓬勃與美好,用你手中的筆和鏡頭記錄暨南大學滾滾向前的腳步吧!加油!”黃康生對孩子滿懷希冀。

    “父親和哥哥都讀過暨大 對我來說是有了多一份安全感”

    ?

    父親:胡建智,1984級醫學院

    哥哥:2017級醫學院

    “暨二代”胡智杰 2018級國際臨床醫學(右二)

    父親和哥哥都是在暨大學醫的,這對于胡智杰而言,無疑是多一份安全感,“因為他們明白我的感受,有什么問題我問他們,他們能夠馬上回答我,也能夠理解我,我很感謝他們?!?/span>

    “他們跟我說在暨南大學讀醫挺不錯的,我進來了之后遇到了很多良師益友,有很好的學姐學長,學校也會給我們不同的機會,例如參加義診小組幫助老人,雖然過程做的東西不難,但是很有意義,我覺得這是一個我大學生活中不能缺少的部分?!?span style="text-align: center">胡智杰說。

    (父親胡建智)

    胡建智是1984年來到暨南大學,那個時候學校環境相對簡陋,“但是畢竟來到暨大是要念書的,學校師資方面還是很強,同學之間相處也很融洽?!?/p>

    胡建智說,到暨南大學學醫是兩個孩子自己的選擇,希望他們將來成為好醫生,有好的醫德,也有好的醫術,這樣才能對病人有負責任的醫療,“我相信他們兩個都做得到?!?/p>

    (暨南大學校友會)


    火搏体育